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教育 > 正文


“学习狂人”严谨:十年著书六册近二百万字

文章来源:中国网联网  字体:   发布时间:2021-07-06 14:27:11

7月1日,十堰政府网总编辑严谨撰写的《数字政府》《数字经济》《智慧社会》3本书由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,另有《趣论物联网应用》《趣论大数据分析》《趣论人工智能应用》也将于今年十一出版发行。这一消息经湖北日报客户端发布后,当天,领导干部在线、广西新闻网、青海新闻网等数十家媒体竞相报道。

严谨在紧张工作之余,不但每天学英语,还考取工信部人工智能应用工程师、大数据分析师、物联网工程师;不但远赴海外读博,还在10年里著书6册近200万字。这个“学习狂人”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?经历过什么?

秦楚网讯(十堰晚报)文、图/记者冰客

 

“学习狂人”严谨。

半人高的打印稿,撕了写写了撕

2004年7月,严谨通过公开招考,以优异成绩进入十堰日报社。历任《十堰晚报》首席记者,《十堰日报》首席记者、采访中心主任。2011年底,他被调任秦楚网副总编辑。为了从外行变内行,他走上学习、研究互联网的漫漫长路。

严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当时,网站怎么赚钱是我最关心的问题。”他购买相关图书,查阅相关资料,学习网络文章,通过文献研究法总结出《互联网的九大模式》,长达20万字。

2013年秋,他到北京一出版社联系出版事宜,一位编辑直言不讳:“这类文章在中文网站上就能查到不少,哪怕再吸收一些外国文献的东西,也可稍稍提升点人气。”

回到家里,他把当时收集的所有资料和写作文稿都找了出来,有半人高。他用颤抖的双手,把它们一张一张撕碎。

2014年底,他被安排到十堰政府网负责人岗位后,先后前往北京、佛山等地考察取经。在市政府办公室的支持下,提出并实施了优化“网上问政”、开通“网上办事”、创办英文网站、实施网站集约“四大工程”,使网站一跃而起,全国排名迅速上升至第14位,全省排名从倒数第三进入正数第三。

朋友建议他把办网经验写成书,对全国的政府网具有指导价值。不久,一本新的书稿《政府网站发展路径》出炉,长达25万字。他把书稿再次送到出版社时,编辑说:“出版一本书,首先要分析它的受众。现在的政府网站一缺人二缺钱,谁是这本书的购买者?”回到十堰,他再次把半人高的文稿一张一张撕碎。

到底什么样的书稿才能出版?他向高校教授们求教,同国外的博士们切磋。不久,“数字政府”这一课题进入他的视野。因为,它既与工作联系紧密,又具有前瞻性和新颖性。为了避免第三次碰壁,他自己提出“十不写”:不准确的内容不写,不新颖的内容不写,不可用的内容不写……因此,他经常把稿子打印出来一页页斟酌,发现不满意的随时撕了重写。

让严谨的妻子感觉奇怪的是,丈夫在家极少与人交谈,深更半夜还有吓人之举。有时喃喃自语,有时手舞足蹈,有时愁眉苦脸,有时欣喜若狂。观察良久,妻子给远在广东当教师的儿子打电话说:“要注意你爸,他精神很不正常。”多次电话之后,儿子专程从广东回来,借着茶余饭后的空闲给父亲出一些脑筋急转弯、猜字谜之类的测试题。临走时,儿子悄悄对妈妈说:“老爸没问题,他脑子清醒得很!”

学英语读博,其实都为一个目的

在相对前沿课题研究中,严谨遇到两大障碍,一是英语,二是研究方法。数字化与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紧密相连,这些文献中夹杂着大量的英语词句,成了无法回避的拦路虎。再者,以往的书稿之所以被拒绝,主要是自己几乎只会文献研究法,导致创新很少。如何搬掉这“两座大山”?他决定每天自学英语一小时,早上学完英语才能洗漱、吃饭。“学英语使我能读懂所有英文专著,让我看到更广阔的世界。”

接着,他决定读博。如何实现呢?他说:“在国内读博,一般需要四五年,我等不及;到美国读博,费用高达百万,我出不起;到俄罗斯、韩国读博,需要重修一门外语,我学不会,所以最终选择菲律宾。因为那里费用低、距离近、学制短,而且教材和教学方式是全美式的,又是英语教学,最适合我。”

在菲律宾学习期间,他在研究方法的学习上特别认真,不仅依靠课堂学习,还与每一位教授建立友好关系,通过他们深入学习各种研究方法的精髓。这样,除了调查法、文献研究法、经验总结法、个案研究法,他更擅长定量分析法、定性分析法、探索研究法以及实验研究法。

又工作又学习又写作,时间紧张到什么程度呢?“上班路上边开车边听英语;下班路上边开车边听学习强国;上卫生间时扫一眼工作群;吃饭时听一听老师的课件。无论什么事,有得必有失。几年来,家人有意见,因为我从不和他们一起旅游。朋友有意见,因为我不和他们一起吃吃喝喝。亲戚家门有意见,因为他们创建微信群,我进了就退。”

用七千万字的阅读,支撑两百万字的作品

在此次出版的数字化专著中,记者看到每本书列出的参考文献都有近百条。为何如此之多?严谨说:“要创新,就必须广泛阅读。一是碰撞灵感,二是避免重复。我阅读的资料多达7000万字,这样才能写出特色。导师要求,哪怕引用别人一个观点,亦或是吸收别人的创意,都应该在参考文献中列出来。”

如此大的阅读量,眼睛怎么受得了?严谨说:“同事带我去过医院眼科,妻子带我去过多家按摩店,儿子给我买了多种眼药水,都收效不大。”

由于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,2019年夏天,严谨因头晕住进医院,市内各医院的专家们都无可奈何地说:“这是脑神经衰弱,靠自己保养。”此后,他的书房经常被采取断网、断电等强制措施。家人感叹:“他坐瘪了3个海绵垫子,用坏两台打印机。死物都受不了,何况活人!”

对已经出版的3册数字化专著,出版社的专家们感慨道:“这完全可以做为七百万公务员的工作手册,九千万党员的学习读本,一千五百万 IT从业者的行动指南。”而即将出版的3册将更胜一筹。据出版社透露,《趣论物联网应用》《趣论大数据分析》《趣论人工智能应用》将开辟技术论著“趣论”之先河,用完整的体系、严密的逻辑、生动的语言,由浅入深,全面解读新技术。将使技术学习变得轻松有趣、愉悦高效。

那么,这6册书出版后是不是可以歇歇了?严谨说:“还必须出一个全国独创性的成果去冲刺国家科技进步奖。当然,这仍不是终极目标。”

采访结束时,严谨引用马克思的一句名言概括这10年:“科学的道路上,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,只有不畏劳苦、艰苦攀登的人,才能到达光辉的顶点。”